1 文/中國時報 張士達

面對死亡,對所有人都是不容易的課題,尤其當這死亡是突如其來的。代表加拿大角逐奧斯卡外語片的《再見了,拉札老師》,讓一個蒙特婁的小學班級,驟然迎向了這樣一個無法準備也無法排練的難題,卻也讓老師與學生在一同摸索中,逐漸找到了釋然的可能。

《再見了,拉札老師》是由舞台劇獨角戲改編,但在導演菲立普法拉多的改編與執導下,成功地以簡潔有力的電影語言搬上銀幕。全片第一場戲,就迅速以一場看不見全貌的死亡揭開序幕。這是小學的下課時間,男孩賽門剛好輪值負責搬牛奶,卻因而在教室門外,意外看到他們的女老師瑪汀在教室裡上吊自殺的身影。


死亡重擔 突如其來

4A-monsieur_lazhar_still_6  


鏡頭並沒有持續跟隨著賽門,我們也沒有看到尖叫崩潰與聽到呼天搶地,只知道他嚇得把整箱牛奶扔下,迅速跑去報告。老師們連忙叫所有學生都別進教室,但仍有個女孩艾莉絲好奇地走向教室門口,她也看到了那個從此再也無法磨滅的畫面。

校長必須馬上找到代課老師,而當然不會有人想來接爛攤子,此時一名看到新聞而自告奮勇來應徵的拉札老師,成了校長唯一的選擇。他是從阿爾及利亞來的移民,看來溫和謙恭有禮,他必須與這個頓失導師的班級,一同度過這一學期。他們有太多的事情要適應,卻也有太多事情不能說出口。因為學校並不鼓勵大家討論「那個事件」,只指派了心理輔導老師,在固定時間來班上輔導。而拉札不能在場,所以他也不知這些學生到底被輔導了些什麼。


粉飾太平 愈加無助

monsieur-lazhar-5  

瑪汀老師究竟為何自殺?又為何非要選擇在班級教室裡?在所有學生都在學校的時候?沒有人知道。也永遠不會有人知道。但沒有人知道的事情,並不表示就不會對大家造成影響。這種對死亡真相的未知與不可知,正如所有遭逢這場死亡打擊的同學們心中的感受,一樣地神祕難解。而當代學校體制不容許師生有任何肢體接觸以避免爭議,讓師生關係永遠保持安全距離,卻也讓想要協助學生的拉札既無力又無助。

怎樣的距離是尊重?怎樣又是僭越?教育體制原來只讓大家學習關閉自我以求自保,將情緒留給所謂的專業人士解決,但在面對死亡如此重大的課題時,這些作態顯然都只是粉飾太平。

祕密瘡疤 一碰就痛

monsieur-lazhar-photo-1  

拉札老師同樣也有自己沒有說出口的問題,同樣背負著人生中無法解答的陰影,而身為一個外地人,更得努力適應完全不同的教學方式。師生雙方的祕密都彷彿一碰就痛的瘡疤,讓他們在互相摸索調適中,找到共處之道與彼此間的信任。

這種信任建立在一種因巧妙拿捏距離而產生的安全感上,這是非常屬於西方國度中產階級社會裡的世界。而導演同樣以一種小心翼翼而謹慎拿捏的角度和距離,來呈現片中所有角色的心境,並不讓觀眾比銀幕上的角色了解更多幽微之處,並不為劍拔弩張或溫情感人的時刻加油添醋,也從不假裝有資格或有能力解讀分析一切。

找到信任 放心脆弱

0104拉札老師3

同樣面對死亡,台灣的《父後七日》在喧鬧禮俗中找到奇異的療癒,《再見了,拉札老師》則在安全感的重新定位中,一點一滴地摸索出釋放情緒與說出秘密的空間。這種文化差異以及它們所分別滿足的不同的人性層面,是相當耐人尋味的。但共同之處則是,我們必須讓不可知的真相隨著逝者而去,不讓它成為自己背負的莫名重擔,正如拉札老師對學生們說:「不要試圖為瑪汀老師的死尋找意義,因為那並不存在。」

而在師生透過這一段彼此陪伴的路途互相療癒之後,才讓原本被教育體制限制的無形藩籬被漸漸打破,而換來片尾一個看似平凡卻如此珍貴的擁抱。因為在我願意擁抱你之前,我必須先觀察你,並信任你,我才能放心地將脆弱的一面對你展開,讓你撫慰我的傷口。

全文來源: 中國時報

創作者介紹

iFilm

i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