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雅倫

當各位讀者點閱本文的時候,也許2012法國電影的凱撒獎和美國的奧斯卡金像獎剛剛揭曉。筆者執筆時,雖然還不知道得獎的名單,但可以確定的是,今年法國凱撒獎和美國的奧斯卡的共同焦點,是前所未見,同時入圍11項凱撒獎和10項奧斯卡提名的法國片《大藝術家》( The Artist )。如果《大藝術家》真的拿下奧斯卡的最佳影片,那會是電影史上繼1929年William Wellman的《Wings》之後第二部得獎的默劇長片。

台灣的觀眾即將可以看到這部2011年電影界的UFO,在這個連史蒂芬史匹柏和馬丁史可西斯都不能免俗的向3D電影市場及Motion Picture技術靠攏的時候,有人異想天開地堅持要拍一部黑白的默劇片,並且還有不怕死的製片願意掏錢,然後這部電影居然可以“ 安安靜靜,不聲不響 ” 地過關斬將,一路報捷,最後以黑馬的姿態拿下金球獎的最佳男主角獎及最佳影片,接著乘勝追擊,問鼎奧斯卡。在經濟蕭條,四面楚歌的全球危機氛圍裡,這部以小搏大,以創意顛覆僵硬市場邏輯的作品,不但是一部鼓勵所有在困境裡苦戰的朋友,不要放棄的溫暖電影,更是一部導演阿薩那維西斯( Michel Hazanavicius )寫給電影--特別是好萊塢早期的黑白電影--的一封情書。


 


從市場票房的角度來看,《大藝術家》雖然是匹黑馬,但若沒有對奧斯卡投票的Lobby嫻熟的伯樂,步步為營地運作,也不會有今天的風光。這位伯樂就是好萊塢大名鼎鼎的製片Harvey Weinstein,是他在2011年讓英國片《王者之聲》成功地擠下《社群網站》(Social Network),搶下奧斯卡。Weinstein 在2011年初的SunDance電影節,看了《大藝術家》,據說這位一向看片都邊看邊打手機的超級製片,整場screening沒打一通電話,看完之後,他皺著眉頭告訴法國的製片:“ 只有一個問題:我看不出哪裡可以剪掉 ”。

Weinstein向負責《大藝術家》海外版權銷售的法國公司Wild Bunch買下美國的版權,開始啓動進攻坎城影展及美國市場的操作機制:前者是敲開後者大門的第一步。這部原來在2011年4月16日坎城入圍名單上的漏網之魚,原本被影展大會安排在《非競賽單元》,但經過Weinstein與Wild Bunch的全力動員,讓坎城大會在5月4日,影展開幕的前兩天,戲劇性地破例臨時宣布將《大藝術家》加入競賽片,排在影展的最後一天5月22日放映,放映之後的反應熱烈,佳評如潮,男主角Jean Dujardin一舉拿下金棕櫚獎。

接著《大藝術家》摩拳擦掌地準備跨越大西洋,登陸美國市場。Weinstein出乎意料地選擇了秋天的Telluride影展,作海外的第一次放映,他分析:“ 因為在這個影展,可以讓美國的媒體和觀眾同時發現影片,以致於影評沒有辦法搶先影響觀眾 ”。薑到底是老的辣,Weinstein最怕的是觀眾被誤導認為這 ” 僅僅 ”是一部黑白沈悶的默片,而心生成見。然後《大藝術家》接著入選了多倫多影展和紐約Tribeca影展,正式於11月23日在美國市場上片。

 


一開始,《大藝術家》只選定兩家戲院放映:紐約和洛杉磯,only。這也是Weinstein的高招,“ 我從來沒有這麼小規模的上片 ”。但是一個半月之後,金球獎揭曉,接著是全美演藝人員工會獎頒發,《大藝術家》一步一步,氣勢凌人地逼近奧斯卡,Weinstein預測在奧斯卡頒獎前夕,” 全美會有2000家戲院上映《大藝術家》!”。2012一月底《大藝術家》在美國的票房已經達到1200萬美金,遠超過了“玫瑰人生”,卻還沒打破 ” 艾蜜莉的異想世界 ” 的紀錄。

衷心祝福《大藝術家》能繼續它灰姑娘似的機運,雖然它精巧的創意,反流行的拍攝方式令人欣賞,但一部好電影可以成為一部得獎的賣座電影,真正的關鍵仍在於精準的行銷操作,這該是台灣電影如何跨出華人市場,值得借鏡的地方。

 

原文連結:http://www.taipeifilmcommission.org/tw/MessageNotice/WorldDet/1999

i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