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1087582_2e375e7d42_o.jpg


文/嘉世強(時報出版文學線主編、08年金馬影展總監)

  當代影迷重新回顧希區考克時,應該不要懷抱「緊張大師」這種心情。經過五十年來後世的模仿學習,左抄「炸彈理論」、右抄「麥高芬」,希區考克的緊張課本已經被抄爛了。而且看電影不是比對DNA或碳放射。看希區考克也不是電影技術尋根及發現之旅。但是「百聞不如一見」的那種心情,就像迴轉壽司上的名菜,據說楚浮費里尼都愛吃它,再猶豫那車頭又將一去不復返。



  若是身為電影人,看希區考克是應該做的功課。因為它是文本分析中,最常被引用的電影之一。好萊塢曾經心態虛偽,不認為創作「內容淺薄」的故事高手,竟是偉大的藝術家。除了終身成就獎,來自英國的導演希區考克,雖從未獲得奧斯卡肯定,卻屹立影壇半世紀,從有聲電影過度到彩色電影,都是最叱吒風雲的傳奇導演。



  希區考克的技術,不是風格化的技術,不像「搖出你偏頭痛」的逗馬,它的技術多半暗藏在敘事背後,如《美人計》超大定製的牛奶杯;當然有時風格突出,如《意亂情迷》達利繪製的布景。



  有些希區考克的視覺奇觀已經成為學院教材,如《火車怪客》的旋轉木馬大打鬥,或者《驚魂記》的浴室謀殺。然而希區考克電影並不因創造幾多視覺奇觀,謀殺多少受害者而留名影史。作為導演,他不僅是緊張大師,他就是大師,是電影史精采輝煌的一部分。關心敘事講究技術,是大師的典範,少有導演能堅守懸疑路線,並如此持續打造「可看性高」的電影作品。國片《命運化妝師》裡謝欣穎回母校看到鋼琴,還用了《迷魂記》俯看教堂塔梯的經典推拉鏡頭修復版在大銀幕呈現的細節,身為電影相關學生從業人員確實都應該去朝聖。

vertigo-original.jpg

  

   至於一般觀眾欣賞希區考克,應該將「緊張大師」的眼鏡拿掉。



 老梗就是老,就會凋零。你還記得「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在你面前,你卻沒有發現我愛你」,這句老梗的經典出處嗎? 



 好比攝影使油畫失真,但新興藝術刺激感官之餘,無損過去藝術的價值,是謂美學。就像高達的電影並不是幾十年後的觀眾就能一夕看懂,希區考克的電影也不會因為幾十年後觀眾看了《驚魂記》,撇個嘴說「絕命終結站才驚魂」,彷彿人類數十年膽進化的鐵證,希區考克就因此被緊張俱樂部除名。



 說真的,希區考克電影被抄襲模仿及反覆播放,如今多少磨滅了原來緊張的迫力。不過,因為希區考克曾經都是片廠製作的賣座重點電影,所以無論格局台型,都還是有它的美學價值和風格品味,好像一張鴉片床、一片黃花梨,前人視它豔冠群芳,今人視它有絕代風華。

BW Photo 2.jpg


  如果你看過金馬奇幻影展的《洛基恐怖秀》,你就知道洛基沒你旁邊的A姬或B嘰恐怖。看希區考克無非也是這樣的心情。不是去看一個緊張的電影,更像去看一個藝展,看一幅孟克的吶喊,聽一個巴哈的靈感。或者試穿夢露的經典白洋裝去下水道街口,試用轉彎風扇。你真的可以上髮髻、穿洋裙、踩著娃娃鞋,去看希區考克。回家互掐脖子(不是電影難看,是希區考克電影酷愛餐廳用餐和掐人脖子)。



 很可能在觀影完畢,你和同伴聊的不是影史,而是金露華驚人的罩杯與蜂腰、珍妮李的尖叫、和敞蓬跑車裡一對跟著山路拐彎而擺頭的情鳥。現在眼光看希區考克,應該模擬一種以前觀眾看商業大片的心情,看希區考克要穿緊身的服裝去看,最好是COSPLAY正式服裝,裝模作樣地的心情去看,如同參與一場拘謹的派對儀式,假裝自己是受難的淑女,偷窺般地去戲院看「美人受難」,看流行的華服美饌。補足一塊電影收藏或文明體驗的拼圖,感受電影曾如此膾炙風光的體驗。


the-birds-original.jpg



 緊張一定加分,因為希區考克從葛麗絲凱莉之後,就再也不相信真淑女的存在了。自《驚魂記》之後,希區考克更是肆無忌憚對女主角大施毒手,像《鳥》片末那場戲,女主角被關在房間角落,任工作人員向她拋擲群鳥,長達一週,拍完就宣告休工養傷,十天後才復工。



 我建議就這麼看吧!經典滋味是一種癮,像孕婦一定要吃到不然不要生那樣,應懷抱著一種任性去看它,就像是要看日蝕、看彗星、看螢火蟲,或者看日月潭裡的曲腰魚,那樣去看,看個真傳。我恰巧是希區考克影迷並至少看超過二十部希區考克電影。就希區考克電影,我也有我的口袋名單;但就此次上映三部作品,補充以下說明:



 如果你講究故事,《迷魂記》是希區考克最好劇本作品之一;如果你想看經典技術,《驚魂記》的浴室謀殺你不必屈就家中電視(並且邊上facebook);至於另外一部《鳥》,義大利電影大師費里尼(Federico Fellini)說,這是希區考克畢生最精采的電影。沒錯,是鸚鵡鵪鶉老師最喜歡的費里尼說的,不是我說的哦。

i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