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chcock.jpg  

文 / 高樹熙(放映週報NO.319 焦點影評)

今年應該是屬於超級英雄電影大活耀的一年,挾著電腦技術的日新月異以及3D特效的加持,許多原本是上個世紀中後期誕生的漫畫英雄,紛紛藉由現代科技的重製,以全新的面貌和新世代的觀眾們見面,只是雖然有新演員新劇本,許多電影仍然在必須遵守原著精神的大包袱下,很難施展出吸引觀眾的魅力而顯得綁手綁腳,在重口味加料之下仍可感受到食材的過期和不新鮮。因此有些系列電影如蝙蝠俠、蜘蛛人甚至必須要整個砍掉重練,以更原創精緻的劇情和卡司來抓住新一代觀眾的眼光,和數位修復的經典老電影比起來,顯然要吃力不討好許多。在這一波取自舊素材翻新的風潮中,也有有心人有計畫地修復一系列經典電影,讓這些大家記憶中熟悉或陌生的老電影也藉著電腦科技的幫助,以全新的面貌跟下一個世紀的觀眾們相見,和那些票房和口碑不成正比的超級英雄電影比起來,數位修復的經典電影顯然是觀眾們更安全又超值的優質選擇。

繼全新數位修復系列的維斯康堤大師系列、都會經典奧黛麗赫本專題之後,《希區考克驚悚影展》推出對於後世許多電影導演影響至深、在大眾文化中佔有重要地位的懸疑緊張大師艾佛列‧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三部名列影史百大驚悚電影經典的修復作品:《驚魂記》(Psycho,1960)、《迷魂記》(Vertigo,1958)以及《鳥》(The Birds,1963)。對於熟悉喜歡希區考克的人來說,數位修復的驚人效果當然一定要大螢幕朝聖才夠格稱得上是影迷,而對於不熟悉大師經典的人而言,這三部電影不但在影史佔有其重要的代表性象徵和地位,對於文化影響的例子更是多到不勝枚舉,這也是趁著這次數位經典修復主題影展,好好認識這位名列影史重要導演、第一傳奇大師的絕佳機會。

Alfred Hitchcock & Anthony Perkins on the set of Psycho (1960).jpg

《驚魂記》(Psycho,1960)相信是希區考克最為人熟知的經典,不但是美國電影協會「AFI百大驚悚電影」第一名,許多台詞和經典橋段也紛紛被後世導演引用、諧仿或惡搞,尤其是女主角珍妮李在浴室當中被殺的那一幕戲更是引發許多電影愛好者的研究和討論希區考克利用他熟練又高超的技巧精確的躲過了當時堪稱保守的電檢制度,讓這場包含裸體和血腥暴力的戲能夠在「啥都演到卻又啥東西也看不到」的方式下完美呈現,影片故事的安排在當時也可稱得上是創舉,包括女主角自私背德的捲款遣逃卻又中途無故遭到殺害,以及男主角多重複雜的人格刻劃,都是許多後輩導演無法超越的經典範本,導演葛斯范桑(Gus Van Sant)在1999年以當時的技術,以幾乎完全臨摹的方式復刻了這部大師經典,只可惜口碑和票房均不甚理想,甚至招來許多惡評,也由此可見《驚魂記》在影迷心目中的經典地位和難以取代的程度,本片不但完整呈現希區考克式的驚悚懸疑,甚至也完備了他喜歡運用的元素,如金髮女郎擔任主角、懸疑緊張的氣氛營造以及蒙太奇手法的運用等等,作為希區考克頭號代表作品的確當之無愧。

26_TV_5311_00011A.JPG


比起《驚魂記》的口碑和票房上的成功,另一部也是希區考克後期作品當中重要的奇情懸疑作《迷魂記》就沒有這樣的好運了,在上映當時口碑和票房均差,一直到大師辭世之後才慢慢引起影迷的注意,甚至後來也數次小規模的在特定地區重新上映,《迷魂記》描述男主角史考堤一次執勤意外中目睹同事當場墜樓身亡,使他從此有了懼高症,不但害他因此引退,在偶然受雇監視朋友具有自殺傾向的妻子瑪德蓮的過程當中,也讓他被捲入了離奇的預謀殺人案件,當他越想要查明案情,就約發感覺到案情本身的不單純,尤其是瑪德蓮死後,他又遇到了長相幾乎和瑪德蓮一模一樣的茱蒂,而對瑪德蓮那份內疚的愛讓他陷入對茱蒂的迷戀而無法自拔,整部電影不論在運鏡以及構圖上都具有希區考克典型作風,讓看起來像是個淒美浪漫愛情故事的表象之下逐一抽絲剝繭,觀眾不看到最後就不能夠明白故事的全貌,這也是希區考克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手法之一,例如1938年的作品《貴婦失蹤記》(The Lady Vanishes)說的其實是一個關於跨國間諜如何逃亡的故事,但卻被他包裝成是個離奇失蹤案,整個故事的創意概念也被導演比利雷(Billy Ray)改拍成懸疑動作片《空中危機》(Fightplan,2005),只可惜該片和大師的手法相去甚遠,雖然我個人認為它是部還算稱職的動作娛樂片,但作為一部懸疑電影來說,許多邏輯推理的部分仍然無法和希區考克引人入勝的埋梗手法相比。後世導演也多數是致敬諧仿居多,如在《迷魂記》當中一人分飾兩角的女主角金諾華克(Kim Novak)金髮性感女神形象甚至成為後來莎朗史東在《第六感追緝令》中的標準範本就是一例。

02-2.jpg

造就《驚魂記》和《迷魂記》的經典地位的大功臣,除了大師希區考克之外,不可不提到的,就是由伯納賀曼(Bernard Herrmann)為這兩部片所創作的電影配樂驚悚懸疑的劇情配上他利用樂器所做出取代音效的配樂(如珍妮李在浴室被殺戲中小提琴所造成的驚悚氛圍)也是這兩部奇情懸疑片這麼讓人過目難忘的原因之一,甚至連當代流行天后女神卡卡也要向《迷魂記》中旋轉迷離的運鏡和音樂語言取經,在在都可見大師傳世經典影響範圍廣泛深遠之無人所能及。

  tippihedren_hitchcock_birds.jpg

三部電影當中最晚推出的《鳥》,不但開創動物類驚悚電影的先河以最不起眼的無害生物也可能變成危害人類的致命危險作為全片的概念出發,希區考克標準的驚悚氛圍也在本片中完美呈現,比較特別的是全片並無配樂,只以鳥類駭人的叫聲來作出令人坐立難安的氣氛情境,而全片依然以女主角偶遇男主角展開一段追愛過程為始,把女主角帶到故事發生的地點保加達灣,當然雖然經過數位修復,現在看起來頗為陽春的特效好像不就是幾個簡單的疊影,不過搭配真實鳥類的演出還是看得出大師在場面調度上的別出心裁,更特別的是片中飾演男主角佔有慾強的母親一角的是以《溫馨接送情》(Driving Miss Daisy ,1989)、《油炸綠番茄》(Fried Green Tomatoes ,1991)聞名影壇的已故女星傑西卡譚迪(Jessica Tandy),當時已年過半百的她在片中的美麗身影,現在看來依舊叫人非常難忘。

其實,因為年代久遠版權並無特定公司所持有,許多大師經典電影現在都已成為書店及唱片行中百元就可購得的DVD,數位經典修復的系列電影雖然開始慢慢在主流影展上開始小規模地出現,但像這樣專題推出的影展仍實屬難得,和那些冷飯熱炒的舊片新拍不同,經典之所以為經典,就是它難以重製,且無法取代,很多東西復刻的再好,也無法取代當年原創的感動和經典地位,我們一路和義大利貴族維斯康堤和氣質女神奧黛麗赫本修復得宛如新電影的經典身影中感動重逢,這次又怎能夠從懸疑大師希區考克這場驚悚盛宴中缺席呢?



i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