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8463.JPG

文/李幼鸚鵡鵪鶉

黎明時分。紐約街景。一輛黃色計程車在兩側大廈林立的街道遠遠駛來,停在前景。兩旁路燈依然亮著,彷彿一顆顆大珍珠。主題曲〈Moon River〉的旋律從開場就響起。黑衣、黑皮包、白珠珠(不會是真的珍珠吧!)項鍊的年輕女孩下車,Taxi駛離,女孩背向你我,面向大廈門口。畫面跳接到她在前景的頭、肩、背與她抬頭仰望「看」到的金底黑子TIFFANY字樣,還有樓上高處映著旭日金光閃閃的窗玻璃。名貴金飾珠寶店與窗上金光的金倒似互喻;女孩珠珠項鍊的白,呼應著路燈一盞盞又圓又白。她稍微轉身,camera也悄移,原來是「TIFFANY & Co.」。她漸行漸遠Audrey Hepburn(奧黛麗赫本)的姓名映現。她始終戴著墨鏡(你我現在方才知道),望著櫥窗內部的陳設(或者說珠寶),你我逐見「看」到她身上更多原先沒「看」到的穿戴(黑色長手套、白色耳環)。奧黛麗赫本在片中的服裝由法國時尚界頂尖人物雨拜‧德‧紀梵希(Hubert de Givenchy)設計,兩造的合作由紀梵希為1954年美國導演比利‧懷德黑白電影《龍鳳配》裡的奧黛麗赫本設計服裝結緣成為深交知己,四十年不渝的友誼備受稱頌。彩色電影竟然不濫用色彩並凸顯黑與白,或許影響到楊德昌電影《海灘的一天》與《一一》!

你我由窗玻璃映出她的身影(上半身)。居然用這種方式讓她「被看」!本尊(背向觀眾)與玻璃如鏡映出的虛像,雙重「自我」,你我不妨跟雷奈的《廣島之戀》(女主角面對鏡子,一個過去的、堅貞的、畫外音的自我與一個現今的、放浪的、自言自語的自我)或《穆里愛》(說謊的少男貝納與講真話的貝納,要殺朋友Robert與不要設Robert的貝納)、費里尼的《八又二分之一》(男主角逃避但桌面映出他的自我)或《愛情神話》(一個野性的自我與一個拘謹的自我)對照閱讀。就在這時,你我「看」到她除了挾著白外衣,手上還有個白紙袋。她取出(廉價?速食?)食物放進嘴裡,畫面映現片名Breakfast at Tiffany's(第凡內早餐)。

 

0092401.jpg

她嘴裡啣著食物,伸手再由白紙袋取出白紙杯的飲料。「看」她一身輕便,卻魔術般變出這麼多東西。她的瀟灑,她麻雀雖小腑臟俱全,盡在不言中。她走到另一個窗口,窗玻璃既顯出裡面的金飾(實體)(但被窗阻隔,可望而不可及)又映現街對面店裡的水晶吊燈(虛像)外加這女孩走近這金飾店的身影(虛像)。再改由金飾店屋裡的「觀點」,「看」玻璃外的女主角(實體)與她背後店裡玻璃隔著的水晶吊燈。「看」與「被看」(尤其是被誰看?被什麼看?)、「實」與「虛」、(玻璃的)「阻」與「隔」,雙重自我、鏡花水月、階級對比(這女孩買不起這些珠寶金飾),本片攝影指導Franz F. Planer的攝影與構圖非比等閒。威廉‧惠勒導演的《羅馬假期》(奧黛麗赫本主演)與《錦繡大地》、奧黛麗赫本主演的《修女傳》都是Planer傑出攝影的力作。

另一回,另一輛駛來的黃色taxi,下車的是位年輕男人保羅(喬治比柏飾演),用「電影中的“2”」打量,本片既豐富又有趣。上次,這次,一共「2」次taxi駛來,上次女主角是交際花,這回是,唔……是男妓!下一場戲,畫外音(有人按門鈴),前景睡著大黃貓(Cat飾演)。貓聽到,跳上床輕踩熟睡的女主角背部。名叫Holly的女主角既戴眼罩又塞耳塞,「視覺」與「聽覺」都斷電,本片巧妙經由貓踩、貓喚藉「觸覺」溝通救濟。原來是保羅按門鈴,「見」她開門,他又折返,說一番話。Holly「看」見而沒「聽」到(她只揭開眼罩、並未拔掉耳塞),跟外界互動的「2」面她不完備,又好似暗喻一部電影的「兩」種要素(「聲音」與「畫面」)。保羅借用電話(又是關於跟外界溝通,又是關於聽覺或聲音!),女主角竟打開箱子,取出藏在箱中的電話。(掩藏聽覺?放棄聯繫?)。保羅拿起電話,貓「喵!」一聲跳上他肩膀,在他頸間。女孩,貓與男孩,本片預示了未來的一家三口!

0058583.JPG

女孩要趕著出門,從刷牙、穿衣到經過大門,這兒那兒都有或大或小、或明顯或暗藏的鏡子,照出她的雙重「自我」。她打扮好,黑帽黑洋裝,讓保羅眼睛一亮,但「見」她艷光四射!恰似奧黛麗赫本在《龍鳳配》裡從巴黎回紐約讓富家子驚艷。

保羅叫不到taxi,Holly手放在唇上吹口哨馬上奏效(這一招成了影史經典鏡頭!)。紅白相間taxi停下,走出富婆2-E(派翠西亞尼兒飾演),原來保羅是她「養」的小情郎。種種曖昧,全「看」在Holly眼裡。

另一回,Holly受不了家裡喧嘩派對,由窗口爬出,要躲到保羅屋裡圖個清淨。竟「瞥見」貴婦2-E親吻裸睡的保羅,臨走還留下一疊鈔票。一女離去,另一女進屋,又是「2」,而且總和不變!後來2-E一面摸狗,一面打電話給保羅,狗狗與保羅「兩」造都是富婆的寵物。

再往後,保羅打字(文學創作)時「聽」到樓下Holly彈奏吉他、吟唱〈Moon River〉,他開窗探頭俯瞰,見她倚窗彈唱。「聲音」吸引他探索「畫面」,俊男美女各據一窗而形成「2」!彼此正要滋生純情真愛,富婆突然來訪,果真應驗沙特「地獄就是別人」名言!富婆疑神疑鬼,由窗口窺「視」樓下街道,有人守候、「觀望」,並開展出一段眾人錯綜複雜牽扯(媲美雷奈電影《穆里愛》!狂歡派對時,保羅在擠成一團的眾賓客腳邊蹲跪爬行則跟費里尼電影《生活的甜蜜》神似!)

 

GEN_BREAKF_111868_PUBLICITYPICTURES_RENTALRETAIL_P_85007.jpg

每個人都可以也都可能兩種身分(保羅是作家也是男妓)或雙重自我(女主角既是大都會自由解女性又有不想回首的老夫少妻鄉間牧場過往)。作家在自己書上簽名更為珍貴,但圖書館管理員不知情反倒著急保羅污損書籍,令人絕倒。男女主角不敢放心偷竊,只落得戴了玩具面具開溜。面具?假面!跟往後費里尼電影《愛情神話》的兩個自我遙相呼應。《第凡內早餐》George Axelord出類拔萃的編劇與Henry Mancini傳唱半世紀的主題曲跟奧黛麗赫本的美麗與才華輝煌了影史。


新聞來源: 破報


i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俄國女子團 tATu
  • 奧黛莉赫本在這部電影的多張劇照都是經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