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_in_a_better_world_005.jpg  

更好的世界是從成人或小孩的觀點開始的?

「是成人的,電影從主角安東開始,孩子們非常快就接手過去,但若只從孩子的觀點來看連結性會不夠強。我們有兩條不同的線,隨著劇情會將他們聯繫起來。麥可開場的角色不只是醫生,而是代表著理想主義者。隨後他將面對許多衝擊,而你要如何面對他?在道德天秤上每個人都在哪一端?假如在去愛沙尼亞的路上你的船要沉了,你會馬上跳進救生艇或是你會冒著生命危險去幫助其他人?這道德上的兩難存在著一定的範圍,這很有趣,但答案絕對不是非黑即白。
 
探討人性的故事

在更好的世界中一座高塔頂樓的場景,在兩個男孩心中扮演著重要的地位在這種危險的地點拍攝時,孩子們的安全很自然的是被由頂尖的軍人扮演的保鑣們守護著。事實上這些軍人將變奏曲用在他們的訓練中,尤其是為了生存而要殺同胞的那一幕。

「這當然讓我覺得很驕傲,雖然我對他們得到的結論很驚訝。因為當一個好的軍人最重要的就是確保生存,就算這會牴觸到最基本的人道精神。我覺得這非常有意思。」

當你拍像變奏曲這樣沉重的主題時,你不探討「丹麥打仗」的議題,而是重視個人的選擇?

我更重視道德議題勝於政治議題。我是個實際派的人,雖然我曾煎熬於讓人能變成政治家的某些實務主義,但這不代表我不想拍政治性的電影。舉例而言我喜歡疑雲殺機和大陰謀,儘管我可能會拍些不一樣的東西。因為電影展現的是非常情感層面的,這層概念無法納入那種類型的故事。就算是所謂的政治片,能打動你的也是人的故事。

2010_in_a_better_world_010.jpg


場景的心理學

蘇珊娜畢爾的電影之路很迂迴,在進入國立丹麥電影學校之前,她大學主修宗教和建築。學習建築也激發她對美術設計的興趣,她也在倫敦申請了相關課程。在面試中,蘇珊娜不小心脫口而出她更想當導演的意圖。她笑說這不是申請美術設計的最佳途徑,而他們也將她送回家重新考慮過。

當一個建築師會被訓練要看事情的整體面,這對我幫助很大。我申請國立電影學校時付了許多一系列學建築時的照片,這些照片非常具有敘事性,但我相信現在看來是有點炫耀的成分在裡面。我當時非常幸運因為我的指導老師是Mogens Rukov,至少不是Jørgen Leth。Leth是非常獨特的審美家,你總是知道他是怎樣的人,而這對學生而言是很有幫助的。他給的回應有時是殘酷的,有時是令人愉快的,但我總能習慣這些因為我知道他是怎樣的人。」

你的電影有你過往經歷的痕跡嗎?

「我想是有的。畢竟建築學不只是一個能走進去的屋子。就像羅馬的聖彼得大教堂和能帶領我們進入這樣結構的所有故事。建築物能讓人有真正的感官享受的,就像電影一樣。他能帶你去各種場景。

2010_in_a_better_world_014.jpg


顯然的,你的角色會經過許多美麗的場景,包括在更好的世界

「不,不是全部都是美麗的場景,這個部分你錯了。這必須決定於故事。但所有的場景都是有獨特意義的。賦予場景正確的意義是非常重要的,對我而言,這些場景表現了角色細微心理狀況。

要花多少時間?

當我要構思一個新的故事時,一連串連日的會議是必要的,和Anders Thomas Jensen總是會離開去寫作。

更好的世界有三個成人角色,這讓妳們困擾嗎?

「我們不確定這三個主要角色的形式,因為這些演員都太有經驗了。我們盡量不提供更多電影真正軸心的資訊給他們。

一個故事需要用到多少角色?

「我不認為這有任何規律可言。從一種觀點而言,這部電影僅僅只是表達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恐怖分子。如果你將這個想法當作整部電影的中心思想,這就限制了其他能夠看到的部分。所以問每個角色代表甚麼,不如問故事是如何串起整個主題的。

2010_in_a_better_world_016.jpg


在更好的世界中,用小孩子拍電影會很困難嗎?

我不會把這些角色當作是小孩子。像電影裡克里斯欽主持正義、整頓世界的計畫,這是非常成人的投射。這是西方世界類型的投射。但當然這些演員是12歲大的小孩,你在跟他們拍片的時候不能像跟成人演員一樣的溝通,但原則上已經幾乎是如此了。」

兩個小男孩的角色有可能實際上是大人的角色嗎?

「我認為思考造成孩子會採取這種激烈行為的所有原因是有趣的。在現實中我們大致相信,充滿人性的教育孩子並給予適當的價值觀,孩子們長大後就會成為一個好人。」

「我不認為這是錯的,但這部電影主要是讓我們發現當一個孩子甚至是一個成年人,感受到自己遭到不正義的對待的時間會有多短?這真的不會花多少時間,而且我覺得這非常有趣,也十分嚇人。」

 

2010_in_a_better_world_008.jpg

是甚麼促成你如此重視道德兩難的主題?我知道你的猶太背景讓妳意識到生命有時是會突然遭受劇變的,但這是非常大的背景。你自己曾經遇過必須做出道德抉擇的時刻嗎?

「我從來沒有遇過像這樣的道德兩難議題。我的父親道德感非常強而我也在這樣的觀念下所長大。他的父母也非常有道德感。我想我從小就對此非常著迷。我的祖父母是德國流亡的難民,他們對於當時發生的是非對錯有著非常堅定的判斷標準讓我印象深刻。他們對於是非對錯的判斷有著舊式的、不可動搖的純理想想法,這在這個渾沌不明的世界中是種非常獨特的思維。」

你對是非對錯有非常明確的判定標準嗎?

「我想我有,我不知道這樣好不好,但對於是非對錯,我有非常堅信的核心概念而且認為這是不容爭辯的。

這是根據十誡而來的嗎?

蘇珊娜笑說,「我不會說這是從十誡而來的,雖然基本上這是一切法律和社會思維的根據。我想我都用電影反映出這樣的現實。

你比較喜歡自己寫劇本或是用別人的好點子?

「我比較喜歡Anders Thomas寫的東西!我不自己寫東西。如果我獨自坐在電腦前,我的腦袋或多或少會呈現空白的狀況。」

不會想完整的獨創一部電影嗎?

「喔,不會,我一點也不喜歡那樣。」



 

創作者介紹

iFilm

i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