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224200300_00_400.jpg


Q:對武打戲的想法?
A:我不喜歡單純靠肉搏撐場面的戲,老是追求華麗的拳腳功夫,總是會厭煩或遇到極限。演戲在英文中就是『Action』,演員用肉體詮釋出任何角色。我認為演員套入角色和環境,用以肢體動作是很重要的事,這才是『動作戲』的真諦。在【型男特警】中,岡田准一以他的肉體完成精準的要求,同時還給工作人員作示範;每一場打鬥都是一套互動,肢體的碰撞超越了語言能表現的範疇。因此【型男特警】並不是一昧賣弄華麗動作場面的電影,是用肉體展現人性的作品。

Q:與岡田准一共事的感觸?
A:他不是為了當武打明星而去練身體,他是為了【型男特警】,專程進行肉體改造的。電視版開拍至今過了好幾年,普通人很難有維持這麼久,也很難為了一個作品付出這麼大的覺悟。他從拍攝前就想好他的目標和期望,並且實際去參與。主角如此進入狀況的戲,對其他人來說減輕不少負擔。整體的氣氛一致之下,自己也會自然而然調整成一樣的心態。中心基柱很紮實,大家才有空間去想其他有趣的點子。

Q:如何看待劇中尾形與井上的關係?
A:尾形在電視版的結尾與井上變為敵對的關係,這點我事先完全不知道,所以一開始是以父親的立場去飾演尾形!身為【型男特警】的核心人物,尾形一句顛覆正邪的「我要顧全大局」台詞,讓劇情急轉直下、耐人尋味,這個設定甚至連我都是拿到最後一局劇本時才知道。尾形的真實心意在【型男特警─野心篇】還沒有完全顯露,不過多少已流露出晦暗的氣氛,這部份的拿捏很困難。我們對立卻沒有對戰,我依然是井上的主管,只有他發現了我不為人知的陰暗面。我認為井上和尾形的關係,是年齡差很多的兄弟,因為尾形在井上很小的時候就見過他,而且都遭遇父母雙亡的命運。

對演員而言,輕鬆自在的環境很重要

每一個人都說,堤真一在片場是笑語不斷的開心果。劇情設定中,岡田准一等主要演員所屬的小隊,和堤真一的對戲不多,大家都覺得很可惜。堤真一說,「電影版裡面尾形比較常跟第四小隊的另一組新人一起行動,我們大夥拍得可開心了(笑)我年輕的時候,四周多為年長的前輩,自己倍感拘束,所以現在希望給年輕人一個輕鬆自在的環境,不要讓新人有不必要的緊張上戲。恰好這次的年輕演員中沒有出現什麼白目小孩,每個人都是有趣的演員,跟他們相處非常愉快。

 

Q:如何看待劇中尾形與井上的關係? 

A:尾形在電視版的結尾與井上變為敵對的關係,這點我事先完全不知道,所以一開始是以父親的立場去飾演尾形!身為【型男特警】的核心人物,尾形一句顛覆正邪的「我要顧全大局」台詞,讓劇情急轉直下、耐人尋味,這個設定甚至連我都是拿到最後一局劇本時才知道。尾形的真實心意在【型男特警野心篇】還沒有完全顯露,不過多少已流露出晦暗的氣氛,這部份的拿捏很困難。我們對立卻沒有對戰,我依然是井上的主管,只有他發現了我不為人知的陰暗面。我認為井上和尾形的關係,是年齡差很多的兄弟,因為尾形在井上很小的時候就見過他,而且都遭遇父母雙亡的命運。 

 

Q:對武打戲的想法?

A:我不喜歡單純靠肉搏撐場面的戲,老是追求華麗的拳腳功夫,總是會厭煩或遇到極限。演戲在英文中就是『Action』,演員用肉體詮釋出任何角色。我認為演員套入角色和環境,用以肢體動作是很重要的事,這才是『動作戲』的真諦。在【型男特警】中,岡田准一以他的肉體完成精準的要求,同時表現給工作人員作示範;每一場打鬥都是一套互動,肢體的碰撞超越了語言能表現的範疇。因此【型男特警】並不是一昧賣弄華麗動作場面的電影,是用肉體展現人性的作品。

 

Q:與岡田准一共事的感觸?

A:他不是為了當武打明星而去練身體,他是為了【型男特警】,專程進行肉體改造的。電視版開拍至今過了好幾年,普通人很難有維持這麼久,也很難為了一個作品付出這麼大的覺悟。他從拍攝前就想好他的目標和期望,並且實際去參與。主角如此進入狀況的戲,對其他人來說減輕不少負擔。整體的氣氛一致之下,自己也會自然而然調整成一樣的心態。中心基柱很紮實,大家才有空間去想其他有趣的點子。



i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小澎
  • 我個人對於"用肉體完成精準要求"跟"白目小孩"這二句話有興趣...(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