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5.jpg



壹週刊NO.508 文/王志成 (紐約大學電影製作研究所碩士。曾任「首映」Premiere 雜誌台灣版總編輯,線為自由編導影評人)

這是一個三部曲的終章,但是沒有一般大部頭作品,結束前那種雷霆萬鈞的張力、甚至沒有高潮後餘韻裊裊的不捨,只有作者全面性書寫兩性暴力史的企圖,完整攤在觀眾面前。


正確講,本片應該叫做「搗完蜂窩的女孩」,正邪兩方人馬你來我往、忙得不可開交如一蜂窩時,女主角卻大部分時間都躺在醫院裡療傷。從一個受虐家庭的女兒,縱火燒了父親、以拯救被打得半死的母親,這個系列的故事,慢慢鋪展父權社會從私領域(家暴)到公權力(政府暴力)都以女性為犧牲者,打壓毫不手軟。豪門裡藏著亂倫的納粹(第一集【龍紋身的女孩】)、一般家庭裡也躲著前蘇聯情報員,家暴當便飯。應該保護人民的政府,由一群龍蛇混雜的官員在亂搞,為了複雜的政治利益做些藏物納垢的交易,哪裡顧得了人民的利益?從家庭到政府,制度化的犯法都被掩蓋,而這個「女孩三部曲」,就是要這種源自歷史的犯罪結構,一層層揭開。

在這個完整的三部曲裡,觀眾可以看到歐洲電影和好萊塢商業大片的極大落差,像《達文西密碼》,明明靜態思考解碼的過程,才是小說最吸引人之處,偏偏要弄出一堆跑啊追啊、音樂張力十足的衝突戲來,看完讓人覺得小題大做,空洞得要命。【直搗蜂窩的女孩】完全是靜態的推理和追查,影片的重點是要說清楚作者的意圖。但是不能像好萊塢電影那樣用電影技法加油添醋,就少了娛樂效果,觀眾要很有耐心地看,看完還要想各部曲之間的關連,才能連結全貌,這是知性的手法,跟好萊塢片在手段和目的上都不相同。



i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