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 332.jpg

文/鄭秉泓ryan

「這是一場比【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更活生生、血淋淋的自我崩毀與集體瘋狂,松子窮盡一生渴求學生阿龍的愛,至死不渝,【告白】森口悠子的執念則出自於恨,因為遭受摧毀的愛而綿延的恨。中島哲也以令人屏息的視覺意象去拼貼如斯愛恨牽絆,看似故弄玄虛,深究其味卻是餘韻不絕。」

【告白】改編自湊佳苗暢銷同名懸疑小說,是中島哲也第四部劇情長片,故事前提相當引人入勝,敘述一名喪女的中學女教師森口悠子在結業式當日向班上學生宣佈辭職,同時透露兇手是班上37個學生其中兩個,她將隨即展開屬於自己的復仇計畫。原著分為六個章節,從被害者的母親(女教師)、旁觀者(班長)、嫌犯B的母親、嫌犯B、嫌犯A依序告白,最後再回到身兼雙重身份(既受害家屬、也是必須為嫌犯行徑負責的師長)的女教師身上。中島哲也映像化之後的版本大致與原著相符,卻又巧妙在故事尾聲做了小小更動,讓全片對於道德、正義的論述更顯模糊。

有別於題材相近的日劇【女王的教室】、深作欣二遺作【大逃殺】將師生關係提昇成為日本兩個不同世代龐雜難解的恩怨情仇,【告白】技術性地爬梳日本當代種種變態社會事件(千面人事件、逆倫弒親、網路期約殺人)並試圖勾勒大和民族表面嚴密拘謹,實則壓抑過度、缺乏舒暢管道的矛盾,最驚人的是緊扣母子關係大做文章,將這一連串荒誕離奇的加害、報復,歸諸於宛若希臘悲劇般的宿命論。

女教師因為種種因緣未婚懷孕並獨立撫養女兒,繁重工作造就關照上的疏忽,間接促成女兒的意外溺斃;嫌犯B亟欲獲取同儕認同而犯下滔天大罪,母親對他的無限包容與溺愛則順理成章引發第二次犯行;天生聰穎的嫌犯A則可視為日本「虛無的一代」象徵性人物,無來由的惡意與飄渺動機卻在抽絲剝繭後,逐漸導向他對成長過程中母親缺席的憤怒。【告白】裡的三個父親形象是影響力微弱的,年輕熱血的新進班導亦然;而未成年嫌犯A與嫌犯B相形之下則深受母親形象的影響,本應安靜旁觀這場復仇進行的班長美月,一旦僭越自身立場意圖干擾這場屬於母親與孩子間的鬥爭,於是被迫提前出局。

松隆子哭.jpg

童話類型起源於成人避免兒童過早觸及真實人生的陰暗殘酷、逃避主義式的偽善本質,歌舞電影的類型美學則往往肩負著透視人類對於艱困現實,以及無法實踐美夢、百般無奈心境的深層使命,從【下妻物語】一派理直氣壯的可愛天真熱血模樣、【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宛若拉斯馮提爾上身般的煽情偏執,到【幸福的魔法繪本】將PACO女孩隔夜即歸零的悲情單日記憶及大貫老頭戲劇性轉折的溫暖救贖儀式以後設閱讀模式加以呈現,中島哲也的創作核心事實上始終未曾改變。

出身廣告導演的中島哲也,無論作品外在形式如何繽紛奪目,無論題材內容是天真熱血、殘酷悲苦還是懷舊鄉愁,劇中每個角色之所以努力活著,永遠是為了與世界某角落的某人進行雙向的自我治療,藉以撫慰難以被填滿的孤獨與感傷,繼而肯定那無論偉大或微不足道都無法改變的絕對存在價值。他的作品並非嚴格定義之下的標準musical,然而他卻持續透過影像創作去構築一個綴滿各式童話元素的奇異宇宙,進而思索歌舞與童話的類型框架中,那曖昧迷離又瑰麗炫目的表象下,難以被明確定義的哀愁。

(原文刊於takes03, 11月號)

創作者介紹

iFilm

i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