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ret.jpg

壹週刊NO.469 文/王志成
我以前半開玩笑跟美國朋友說,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其實就是「最佳外語好萊塢片」,因為競爭激烈,「最佳外語片」水準常常還高過當屆的美國片,【謎樣的雙眼】完全符合這個標準。故事抽絲剝繭豐富多樣、敘事繁複而層次鮮明、攝影出眾表演水準整齊、主題由小而大兼具細膩與宏觀,是一部通俗卻包裝精緻的好看電影。

從一樁陳年、正義未能伸張的姦殺舊案,交織出幾個相關者的關係、也順勢帶出對阿根廷七年代在法西斯政府統治下,權力扭曲司法的批判。年老後的書記官,想要透過寫小說,來解開自己這把心鎖。在重新調查、訪問、整理回憶的過程裡,【謎樣的雙眼】的敘事,自由跳躍於今昔時空之間,讓人物的心理和情感,高度立體化起來。雖然具有書記官的身份,但是男主角既不能跨越他和女上司間的階級,也動搖不了司法體制的僵化官僚,政治凌駕司法、以致暴力橫行。那是一個愛情、友情和法律理想,集體挫敗的年代,男主角壓抑的愛情,轉而投射在對於被害者丈夫的同理心上,如片名所示,眼神洩漏了每個人內心的慾望,整個案件發生的過程,多半出自男主角的想像推理,這種層層交迭的心理投射,讓影片帶有一點後設的意味。

法律是用來規範複雜的人與人的關係,但執法的機器,偏偏包含複雜的各色人等,所以法律不會完全客觀公正。法律失能失職的時候,「非法正義」自然會崛起。在台灣為了死刑存廢正義不休的時候,謎樣來得還真是湊巧,加害者應該接受什麼樣的處罰,對於受害者的家屬跟旁觀第三者,感受肯定是不同的。


ifi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